臨沂資深債權債務糾紛律師
法律熱線:
手機:
15192877717
15192877717
地址:沂蒙路與金壇路交匯處北50米路西嘉銳大廈一樓
站內搜索

法定抵銷的效力

發布時間:2018年6月1日 臨沂資深債權債務糾紛律師  
  法定抵銷,是由法律規定其構成要件,符合其要件時,可依當事人一方的意思表示而發生的抵銷;具體是指在二人互負債務而其給付種類相同的場合,可以以一方的債務與對方的債務,按對等數額,使其相互消滅的意思表示。我國合同法第九十九條作了規定。其中,依單方意思表示即可發生抵銷效果的權利稱抵銷權,屬形成權的一種。抵銷人的債權,稱為主動債權(又稱自動債權、能動債權或抵銷債權);被抵銷人的債權稱為被動債權(又稱受動債權)。抵銷制度以簡便與公平為目的,在現代金融交易上,更能體現出擔保的功能;在債權人代位權場合,如果均屬于金錢債權,行使代位權的債權人借助于抵銷,更能實現事實上的優先受償效果(參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二十條)。合同法雖規定了法定抵銷,但關于抵銷的效力,較為簡略,僅依第九十一條的規定,債務相互抵銷,可發生合同權利義務終止的效果。合意抵銷的效力,可以由當事人在抵銷合同中約定;法定抵銷的效力,除了債務消滅外,還有一些重要問題,需要特別提出來分析探討。

  一、互負的債務按

  照抵銷數額而消滅

  抵銷后,當事人雙方的債務在相同數額范圍內歸于消滅。雙方債權數額不等時,數額多的債權僅留其余額。被抵銷人有數個適于抵銷的被動債權時,如不足以消滅全部主動債權,則按照清償抵充的相關規則決定被抵銷的債權,稱為抵銷的抵充(詳見下文論述)。對于全部消滅的債權,債務人有權請求返還債權憑證;對于部分消滅的債權,債務人有權請求變更債權憑證。

  二、抵銷的溯及效力

  債的關系溯及抵銷權發生時消滅,稱抵銷的溯及效力,為許多立法例肯定。(比如荷蘭民法典第6編第1章第129條第1款規定:“抵銷之效力溯及抵銷權產生之時。”另外,日本民法典第560條第2項,臺灣民法第335條第1項也作了相同的規定。)我國合同法雖然沒有明確規定這一效力,在解釋上亦應作相同解釋。從法理上說,抵銷為法律行為,法律行為的效力,原本不溯及既往。但鑒于當事人以為隨時可以抵銷,因而往往怠于抵銷的情形,也在所難免,若其抵銷的意思表示僅向將來發生效力,容易發生不公平的結果。此種不公平,在兩債權的遲延損害賠償金的比率不同的場合,尤為突出。另外,一旦產生了抵銷權,即使沒有作出抵銷的意思表示,由于當事人對于抵銷已經發生了期待,對于這種期待則是應當予以保護的。

  在二人互負債務的清償期有先后時,由于在被動債權的清償期未屆至前主張抵銷,可認為其抵銷人拋棄期限利益,有學者主張應當以拋棄期限利益時為準,債的關系歸于消滅。筆者認為,為了避免復雜化,不妨認為自主動債權屆清償期時,使債的關系歸于消滅。

  由于法定抵銷使當事人之間的債的關系溯及抵銷權發生時消滅,因而法定抵銷還可發生以下效果:

  (一)因為主張抵銷,自抵銷權發生時(學說上稱為抵銷適狀)起就消滅的債務,不再發生支付利息的債務。如果在抵銷權發生后一方債務人已向對方支付利息,嗣后因抵銷而使債的關系消滅,則對方所受領的利息即屬于不當得利,可請求予以返還。

  (二)因為主張抵銷,自抵銷權發生時起就消滅的債務,不發生債務人遲延責任,如為債務遲延而給付遲延利息,可依不當得利之規定請求返還;自抵銷權發生時起,債務人的違約金債務也歸于消滅。比如甲乙雙方在買賣合同中約定,如果乙遲延付款則按日千分之五支付違約金。如果乙自5月2日起對于8萬元的價款債務履行遲延,而自5月10日起,乙對甲享有的一筆10萬元的金錢債權到了履行期,則自5月10日起,出現抵銷適狀的情形,發生了抵銷權。如果乙主張抵銷,則自5月10日起,不再對8萬元價款發生履行遲延的違約金,5月2日到5月9日的違約金,仍須支付。如果乙是在8月1日才主張抵銷,而應對方的要求,已經對自己的遲延付款支付了違約金時,則對于5月10日以后的違約金部分,因為乙主張抵銷且抵銷具有溯及既往的效力,則構成不當得利,可以請求甲予以返還。

  (三)由于為抵銷的意思表示時,以抵銷權的存在為必要,如果因清償等原因使抵銷權歸于消滅,則縱然再為抵銷的意思表示,亦不發生抵銷的效力。比如,甲乙雖一度互負金錢債務20萬元,且均屆履行期,如果甲履行了債務,則其債務已因此而歸于消滅,雙方的抵銷權也因此而消滅,乙便無權再主張抵銷。

  三、履行地不同的債

  務抵銷時的損害賠償

  債務的履行地不同,雖然不妨礙抵銷,但卻可能因此而發生損害。比如甲公司在廣州向乙公司購買特定種類和品質的有色金屬10噸,乙公司則在北京向甲公司購買相同種類和品質的有色金屬8噸。假如廣州該有色金屬的價格為每噸10萬元,北京的價格為每噸10.5萬元。如果由甲公司主張抵銷,兩公司互免給付該種有色金屬8噸。由于兩公司的債之關系中,甲公司8噸有色金屬應付給乙公司80萬元,乙公司8噸有色金屬應付給甲公司84萬元,如果雙方的價金均已支付,則由于抵銷已使乙公司多支付4萬元,對此,可否由乙公司以因甲公司主張抵銷而遭受損害請求賠償呢?我國合同法對此沒有具體規定。從比較法來看,臺灣地區民法典第336條規定:“清償地不同之債務,亦得為抵銷。但為抵銷之人,應賠償他方因抵銷而生之損害。”荷蘭民法典第6編第1章第12節第138條第1款規定:“債務須在不同地點為給付之事實無礙于抵銷。于此場合,抵銷人須對對方當事人因互為給付未在約定地點作出所遭受的損害進行賠償。”日本民法典第507條亦有類似規定。筆者認為,這一規則也值得我們借鑒。這樣,上述4萬元就可以作為損害而應當由甲公司負責賠償。反之,如果是乙公司主張抵銷,則甲公司并未受損害,自然不發生賠償問題。

  四、抵銷的抵充

  在因主動債權不足抵銷數宗被動債權的全部債權額時,就會發生抵銷的抵充問題。在比較立法例上,通常是準用清償的抵充規則。不過,我國合同法對此未作規定,關于抵充的規則,此處作學理闡釋,僅供參考。

  在債務人對同一債權人負有數宗同種標的的債務場合(如圖1),或者一個債務的清償應以數個給付作出場合(如圖2),債務履行人所提供的履行不足以清償全部的債務時,因利息及擔保的有無、履行期到來與否之不同,以所提交的履行充抵數個債務中的哪些債務,對于當事人的利害關系而言意義重大,這一問題便稱為履行的抵充,亦稱清償的抵充。

  (一)抵充的方法

  1.意定抵充

  意定抵充,即根據當事人的意思決定的抵充,又分為合意抵充與指定抵充。合意抵充,即根據當事人的合意決定的抵充,又稱合同抵充。當事人的約定即使與法律的規定不同,亦得有效。指定抵充,即由一方當事人指定的抵充。抵充指定權原則上歸屬于債務履行人,債務履行人不為指定時,視為放棄抵充指定權,則應當適用法定抵充的順序。

  2.法定抵充

  法定抵充,即由法律規定的抵充。法律所規定的抵充順序,意在補充當事人意思的不完備,換言之,僅在欠缺當事人意定抵充的場合適用。我國合同法并沒有作出明確的規定,屬于法律漏洞。

  (二)指定抵充

  1.清償人的指定

  清償人在為給付時,可以向清償受領人作出意思表示,指示其清償所要抵充的債務。之所以如此,是由于在債的關系中,清償人本已處于弱者地位,故賦予其指定權,有利于保護其利益,而且也與清償抵充與清償人的本來意圖相一致。清償人的抵充指定權屬于形成權,應當在清償時依意思表示向清償受領人作出,且一經作出,便不得撤銷。

  清償受領人應否為抵充的指定呢?在有的立法例上(比如日本民法第488條第2項),清償受領人也可以享有抵充指定權。不過,自理論而言,以不賦予債權人抵充指定權為宜。因為如果賦予債權人該指定權,法律必須同時作出若干限制,以免當事人之間的利益失衡,并防范債權人濫用指定權;而從國外立法例來看,此類限制的實際結果往往與法定抵充的效果相同,徒增繁瑣,莫不如直接適用法定抵充。

  2.抵充指定的限制

  債務人就其債務除了本金之外,尚須支付利息及費用場合,如果清償人的給付不足以消滅全部債務,其抵充的順序依次應當是:費用(清償費用、合同費用等)、利息(亦包含遲延利息)、本金。債務人作出與此不同的指定時,其指定不生效力。

  (三)法定抵充

  在當事人不為指定抵充時,法律應當基于公平原則,設定一個抵充的順序,我國合同法對此沒有規定。參考比較立法例,一般順序為:

  1.在總債務中,既有已屆清償期的,又有未屆清償期的時,已屆清償期者先為抵充(德國民法第366條第2款前段;日本民法第489條第1項;荷蘭民法第6編第1章第43條第2款前段;臺灣民法第322條第1項)。

  2.債務均屆清償期時或者均未屆清償期時,擔保最少者先為抵充(德國民法第366條第2款中段;臺灣民法第322條第2項前段)。

  3.總債務均屆清償期或均未屆清償期,且擔保相等時,以債務人因清償而獲益最多者先為抵充(臺灣民法第322條第2項中段;日本民法第489條第2項);或者說以債務人負擔較重者先為抵充(德國民法第366條第2款中段;荷蘭民法第6編第1章第43條第2款中段)。比如,與無利息的債務相比附利息的債務、與低利息的債務相比高利息的債務、與無擔保的債務相比有擔保的債務、與連帶債務相比單純的債務,原則上說來債務人因清償而獲益較多。不過,也有許多場合,數債務中抵充哪項債務對債務人而言獲益更多,無法一概而論,需要依具體的案件作具體的判斷。比如,附有人的擔保的債權場合與附有物的擔保的債權場合,或者有連帶保證的附利息債務與有讓與擔保的無利息債務,判斷哪一種清償的利益更大,便需要根據擔保合同的內容及其他的情事具體決定。

  4.債務人因清償而獲益相等時,先屆清償期者或應先屆清償期者先為抵充(日本民法第489條第3項;臺灣民法第322條第2項后段);亦有以債務發生較早者先為抵充(德國民法第366條后段;荷蘭民法第6編第1章第43條第2款后段)。

  5.按上述標準仍不能決定時,則按各債務額的比例,抵充其一部(日本民法第489條第4項;臺灣民法第322條第3項;德國民法第366條后段;荷蘭民法第6編第1章第43條第2款后段)。清華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法學博士,韓世遠


All Right Reserved 臨沂資深債權債務糾紛律師
All Right Reserved [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法律咨詢熱線:15192877717 網站支持: 大律師網
火锅盛宴官网 pk10直播现场直播下载 安微快三开奖走势图 dnf小号几级可以赚钱 私彩网站 贵州11选5任选4必中技巧 g5 游戏 恐怖嘉年华 时时彩总代 九州娱城娱乐备用网址 西宁小姐信息网 258彩票网官方网站 极限越野摩托车 pk10玩法简单技巧 河北时时走势图 北京彩票11选 369棋牌游戏中心官网 时时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