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沂資深債權債務糾紛律師
法律熱線:

當代淺不當得利和物權變動制度

發布時間:2018年7月16日 臨沂資深債權債務糾紛律師  

  摘要:不當得利制度源遠流長,它起源于羅馬法的“請求返還訴”,即condictio,直至《德國民法典》就不當得利設統一規定。不當得利作為債之一種,具有法定之債的性質。此外債權和物權構成了財產權上的兩大權利體系。現實生活中財產的流轉必然引起物權的變動。這時涉及到一個新問題,即物權變動的效力,是否能引起有效的物權變動。物權變動有瑕疵時是否會引起債(本文特指不當得利之債)的發生?法定的物權變動、意定的物權變動以及物權行為無因性對不當得利之債的發生有什么影響?這些都是本文將要探索的新問題。

  一、不當得利制度的起源和功能?

  民法上很少有一個制度,像不當得利那樣,源遠流長,歷經二千余年的演變,仍然對現行法律的解釋適用具有重大的影響。羅馬法中,在處理取財不當和保證財產狀態公平的過程中,一方面可以基于所有權,另一方面(當沒有所有權時)需要非凡的請求權救濟,于是產生了請求給付之訴這一補償請求權。羅馬法系依不當得利發生的原因僅承認個別的訴權,即請求返還訴,如非債清償、給付目的不能實現、盜竊、不法原因等。所有的condictio有一個共同點即不是原告有提出請求的非凡理由,而是被告沒有保留得益的充分理由。但是當時尚無統一的不當得利請求權,發展到德國法之后形成統一的不當得利請求權,其中薩維尼是第一個統一各種來源于羅馬法的condictio的德國法學家,他不僅表明了這一概括性的統一原則,而且深入探索了源于羅馬法的各項傳統的“請求返還訴”。這引發了不當得利請求權的核心基礎“無法律上的原因”是否具有統一的原則的爭論,學者提出了統一說和非統一說。

  統一說中以公平說為代表,此說認為不當得利就是違反公平正義而獲得利益,違反公平正義即無法律上的原因。不當得利制度在于調整違反公平正義的財產變動,這種財產的變動即使在形式上正當,但實質上若有相對的不正當情形,亦得依不當得利返還請求權請求返還。非統一說認為各種不當得利各有其基礎,不能求其統一解釋,對無法律上原因,應就各種受益情形分別解釋。但隨著現代民法的發展,不當得利已發展成為一項獨立制度,并已成型化,在此背景下,仍將公平觀念向不當得利制度無故滲透,極易造成法律手段的濫用。

  作者認為應采非統一說,公平說雖然起源早,對不當得利發展初期有很大功能,但隨著法學進步,一概將無法律上原因概括為不符合公平正義顯得過于抽象,給人不嚴謹感。而且公平正義的理念具有很大的彈性,法官在審理案件時也極難操作,在認定“無法律上原因”時,應不采公平說,而采以非統一說,并予以類型化,這樣有利于實務操作。而且不當得利獨立成一項制度后,可根據自己的構成要件,判定財產上的利益變動是否構成不當得利,而不是依公平觀念予以確認。實踐中也往往傾向于非統一說,同時注重法官的判例,尊重法官的自由裁量,這也反映出不當得利的基礎具有個案性、開放性。

  在筆者看來,立法上任何一項制度設計都有其價值追求,就民法上的各項制度而言,都有其價值追求。就民法上的各項制度而言,都體現對公平價值的普遍追求,但各項具體制度又有其特定價值追求,如合同制度追求自由價值,物權制度追求平安價值,由是,該類具體制度在追求其特定價值時不免和普通追求的公平價值發生沖突,導致價值失衡。但是這種失衡是一種合理的失衡,就具體制度所存在的價值失衡必須尊重,作為一種“善的民法”則必須通過構造其他制度對此一失衡予以調整達到公正,從而實現民法的總體動態平衡,此項制度在民法上主要為不當得利制度,此因不當得利制度始終以公平為其價值追求。

  民法的價值追求是通過民法制度設計而實現的,但此種制度設計對民法價值的實現并非一次性完成,而是要通過相互承繼的兩次甚至更多次的制度設計才能完成。正如各國均設置了添附制度,形式上使某物歸屬某人,實質上并不在使其終局取得其利益。”民法以公平價值為追求,進行二次制度設計時交由不當得利制度調節。同時物權行為無因性制度、善意取得制度等均是從效率和平安出發,進行一次制度設計,再由不當得利制度予以調適,下文將對此予以進一步闡述。

  二、不當得利和依法律規定而生的物權變動

  依法律規定而生的物權變動主要包括添附、善意取得制度。如前所述,這些制度設計或基于技術上的布置,如添附制度;或出于效率和平安的考慮,如善意取得制度。

  (一)添附

  為了避免社會經濟的不利,為調和當事人的利益,法律規定因添附喪失權利而受損害者,得依不當得利之規定,請求賠償。

  此處法律是出于立法技術上之簡便考慮,規定由原物之一方取得新物所有權,并非使新物所有人實質性地取得財產權利,在此“債權法上的不當得利請求,是為補償物權法上權利之喪失。”但是假如法規的目的在于使受益人終局的、實質的保有該利益,以維持該財產狀態的新秩序為目的,此時則不成立不當得利,這是需要我們關注的一個立法宗旨。

  (二)善意取得

  法律為維護交易平安,保護善意第三人的利益,規定了善意取得制度。我國《物權法》規定了動產和不動產均適用善意取得制度,同時要求有償,不僅承認形式上取得的權利,而且承認實質上取得的權利。這樣對于第三人不構成不當得利,而對于獲得價金的出讓人而言,原權利人對于無權處分人有不當得利返還請求權。但對于某些國家,如德國的立法是無償的善意取得制度,由于出讓人未獲得利益,因此不構成不當得利,而對于第三人,由于善意取得,也不適用不當得利。這時,對于原權利人而言,只能通過侵權或違約救濟,但是假如無權處分人的行為不構成侵權或者違約,這時便會產生對原權利人的救濟不力,對于原權利來說是不公平的。因此法律規定原權利人可直接向無償的善意取得人主張不當得利返還。有學者認為,此處的無償善意取得人的不當得利返還,僅是不當得利法律效果的準用,而不是無償善意取得人就取得的利益構成不當得利。筆者同意此種觀點,此時是基于衡平思想,而非取除不正當利益,立法在于防止產生不公平狀態。?三、不當得利和因債權契約關系引起的物權變動

  依債權契約為原因關系引起的物權變動有三種典型的物權變動模式,即意思主義、形式主義、債權形式主義。這里主要討論不當得利和物權變動中物權行為無因性的關系,因為是否承認物權行為的無因性對是否成立不當得利有很大的影響,可以說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不當得利適用的范圍。各國在物權行為的限制決定了在不當得利上的限制。在古羅馬法上,不當得利的形成和物權行為的無因性緊密相連。正如薩維尼所言,“一個源于錯誤的交付也完全有效。”完整的物權行為理論也由薩維尼提出,集中反映在1840年出版的鴻篇巨著《羅馬法體系》中。薩維尼幾乎同時提出物權行為理論和不當得利制度,這也許可以反應它們之間的某種聯系。有學者提出,“不當得利制度,系建立在物權行為無因性的基礎之上……由是可知給付不當得利請求權系以物權行為無因性理論為其前提,易言之,給付之不當得利,乃在醫治‘民法采引物權行為無因性理論自創之傷痕’,旨在調整債權行為和物權行為分離制度。”筆者試從以下幾方面闡述物權行為的無因性和不當得利的內在聯系。

  (一)所有物返還請求權和不當得利返還請求權不可并列

  德國現行民法上確認的原則為“享有所有物返還請求權者不再享有不當得利返還請求權”。德國承認物權行為的無因性,若債權契約無效或者被撤銷,但是由于物權行為的無因性,不受原因行為的影響,所有權仍然發生變動,這樣原權利人不再享有所有權,買受人取得所有權,這時假如買受人將物轉讓給第三人,買受人屬于有權處分,不會發生善意取得的新問題。同時原權利人沒有了所有權,當然不能請求所有權返還請求權,但是由于債權契約無效或被撤銷,買受人享有的權利不具有正當性,可構成不當得利。因此原權利人可以通過不當得利返還請求權彌補自己的損失,當然買受人也可以向出賣人請求不當得利返還。而對于我國的立法例,由于不承認物權行為的無因性,債權行為的無效或被撤銷的瑕疵導致物權不發生變動。這樣出賣人仍保留所有權,而買受人再轉讓則屬于無權處分,第三人受讓之后,就會產生是否能夠滿足善意取得的構成要件從而決定是否適用善意取得制度。這時,原權利人可以直接請求所有物返還請求權,而不用借助不當得利制度維護自己的利益。所有權作為物權,它的效力本身就優先于作為不當得利之債的債權效力。我國《合同法》第五十八條規定“合同無效或者被撤銷后,因該合同取得的財產,應當予以返還”,本文認為此條規定中,原權利人可以訴求所有物返還請求權以及占有不當得利返還請求權。

  (二)無法律上的原因——債權行為的原因不同于物權行為的原因

  不當得利的構成要件中包含“無法律上的原因”,但是這個原因在是否承認物權無因性中有不同的理解。承認物權無因性時,此種原因不法主要指債權行為本身不法,物權行為在于履行債務,僅具有技術性,倫理上為中立,不發生其內容是否有悖于公序良俗的新問題。而在不承認物權無因性時,以我國為例,交付或者登記僅僅是一項生效要件,沒有法律上的原因主要指債的原因不法。比如契約關系的基礎原因存在欺詐、脅迫、乘人之危、違反公序良俗等等,此時債權行為無效或者被撤銷,所有權視為沒有轉移,在沒有第三人的情況下,雙方都不構成不當得利,因為沒有終局意義上的損失。

  (三)物權行為的無因性的采納引起不當得利制度的延伸

  物權行為的無因性在納入法律體系時,一般要先考慮幾個方面摘要:一是以存在第三人為前提,假如只有當事人兩方,則權利的終局變動對當事人的法律地位沒有過多的影響,是否承認無因性也沒有較大的區別,而在有第三方的情況下,涉及到法律在出賣人和第三方之間的利益衡量;二是以標的物存在為必要,假如標的物滅失,則出賣人請求債權救濟,而不能請求物權救濟,衡量無因性也就沒有最終的不同;第三人可構成善意取得時,一般不適用無因性,比如善意取得的構成要求無權處分,承認無因性之后,所有權仍然發生變動的效果,這樣屬于有權處分。

  當采納無因性來看待新問題時,不當得利的適用范圍會延伸,只是物權請求權轉化為債權請求權,請求權的效力減弱了。正如有些學者所言,沒有物權行為無因性,不當得利制度的生存空間就很狹窄;沒有不當得利制度,物權行為無因性理論的創傷就無法療治,它的制度價值就受到質疑。物權行為無因性理論為不當得利的存在提供更廣的空間,而不當得利也在一定程度上對物權行為無因性理論的存在提出了要求。筆者肯定物權行為無因性和不當得利之間的密切聯系,可以說兩者是分別產生又是相互依靠的。其中不當得利作為一種公平的保障法,在法律進行一次制度設計后又重新進行二次設計,以追求公平價值的實現;同時物權行為的無因性對于產生和完善不當得利有很大的功能,正如上文所述。



All Right Reserved 臨沂資深債權債務糾紛律師
All Right Reserved [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法律咨詢熱線:15192877717 網站支持: 大律師網
火锅盛宴官网 日本黄色片 鸿云娱乐平台app下载 长春沐足沙发订做 赚钱机会 狂人 笑话 千赢娱乐赢抢庄牌九 快三大小单双技巧规律 云南十一选五预测 观看免费成人黄色片 写娱乐新闻怎么赚钱 重庆时时彩2.1版本安卓 e尊国际安全吗 车模美女电脑桌面背景 11选5任选一中一稳赢 幸运十二生肖是骗局吗 中国北车股票行情 宝贝全计划官方下载